读倪瓒《渔庄秋霁图》,只傍清水不染尘,隐藏怎样的艺

发布日期:2020-06-24 07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撰文|赵梦得

倪瓒的画,甚至简练到了找不见人的地步。

在他的画作里,那里就是他的真正生活所在,是品味、是远遁、是安居。倪瓒的家,不在大明,而在纸上的笔墨之间。他的《渔庄秋霁图》仿佛只有用最深邃的目光才能读懂。从宏观到微观,倪瓒用心触摸的笔端,记录下怎样的空灵与洁净。

倪瓒的出身相当高贵,因此他的身上生出过度“洁癖”的毛病,甚至为他的最终凄惨结局,埋下了伏笔。当时明人何良俊在《四友斋匆说》中给与了回顾:“东吴富家,唯松江曹云西、无锡倪云林、昆山顾玉山,声华文物,可以并称,余不得与其列。”按照何良俊的意思是,天下只有这四位真正的艺术家,而倪瓒名列其中。

倪瓒

公元1328年,倪瓒的哥哥去世,一大堆家产和珍贵藏书归了倪瓒名下,于是他就建了一座藏书楼。里面有多好看呢?连《明史》都给出了高度关注:“古鼎法书,名琴奇画,陈列左右。四时卉木,萦绕其外。”而倪瓒本人则形容其整体风度:“乔木修篁蔚然深秀,如云林一般。”因此这个颇为雅致浪漫的名词成了他的名号。

从此,他的书房之中不断推出各种名画,那种产出如行云流水,山川、河流、白云、蓝天,茂林修竹,都成了他笔下的风景,如本文所说的《渔庄秋霁图》。秋天的雨在渔庄附近洋洋洒洒的下个不停后终于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在这幅画里,他用了心思将自己的全部笔法都用了进去。关于这个时节的热爱,他与王羲之是相同的,所不同的是,王羲之喜爱热闹,而他喜欢安静,甚至平静才是倪瓒所追求的人生常态,因此他的作品也将这种风度表达了出来。

局部

他不愿意让人介入到山水中,干扰那个纯净、和谐、自足的自然世界。这一点也与黄公望不同,黄公望在画论中特别强调点缀或主角与配角的搭配,“山坡中可以置屋舍,水中可置小艇,从此有生气”。倪瓒的画,水中不见小舟,山中亦少见屋舍,《容膝斋图》中有一个草庐,但那草庐也是空的,草庐中的人去向不明。有人问他,为何山水中不画人物,他回答:“天下无人也。”

这幅画近景荒芜一片,五六株杂树如文士君子一般屹立其间,高洁清旷。中景湖水淡荡,空明澄净。远处几层矮坡,起伏有致,淡墨轻岚,没有一丝人迹,没有一声鸟语。因此这幅画寂寞无声,寂如枯禅,意境荒疏简远,倪瓒的心中只有山水,没有其他,这仿佛是他的艺术底线。

倪瓒书法